西江雾初

月迷津渡

Milani眼影单色

色号09 25

两个都是蓝色系的

粉质很不错,不怎么飞粉,上色度也很好

但是手臂试色跟上眼有色差,浅一点的蓝上眼会更浅,深一点的看上去是正常的蓝色,当做眼线色也很好看

中间是凹下去的设计,容易取粉不容易飞

这一款色号非常多,很多都是几块一个色系可以自行搭配深浅

价格虽然比日韩开价贵一丢丢,但是量大色多粉质没的说外壳也甩了几条街

还有就是还算结实,小摔小碰没什么事

爱茉莉的单色那就是就是失手就碎的节奏

找代购的话一块超不过35

遇到货损会更便宜

paul&joe2016夏季限定猫咪唇膏001

颜控根本把持不住好吗!!

说实在的这个太可爱太可爱太可爱了!

猫咪做的特别细致,壳子也好看

用来供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用起来会很润,感觉水水的,不会很油,001基本上就是润唇膏,颜色很浅

略微带闪,涂起来质地很润

我唇纹比较深,这个卡纹不是很严重

这个颜色是橘色,很适合日常的裸妆

当然了这个猫咪雕刻用一两次就没了会留一个猫咪的外形

其他两个色号一个是粉色一个是粉红色都是非常少女的颜色

看这个样子都要买买买

club美白保湿蜜粉饼

外貌协会不能不说的产物

真的好可爱啊,颜色很戳我

分花香和玫瑰香,我买的玫瑰不禁自问为什么我有这么多玫瑰味的….

香味很淡,闻起来跟rmk的卸妆膏差不多

控油还可以,我不是油皮,没什么担忧hhhhh

这一款是拧盖,粉扑也很可爱,

压粉的话比较实,应该会用蛮久的

睡前扑上我觉得很好用

自带粉扑有个蝴蝶结,软硬度还可以但是不太好取粉

我觉得提亮有一点,会有雾面效果,遮瑕基本没有

当然不会回购,这么大一罐我怎么用啊(

芙丽芳丝保湿修护乳液

入了一个深水+深乳+面膜的套盒,先说说深乳

我用了几次,除了说明书用量坑之外,效果简直好到爆表

因为是按压式的,用量为两汞一次,我觉得一汞就差不多了

上脸刚开始跟我以前用过的乳液差不多,还稍微有点油【涂完建议拍一拍以便好吸收

但是吸收的十分迅速!大概十几分钟过去就基本摸不出来涂过乳液!

皮肤软滑!补水保湿相当快捷!我觉得救急用应该不错

因为没有香味剂所以是基本无味~也没有酒精,蛮温和的

芙丽芳丝的洗面奶最近大热,不过深水深乳也是相当人气的产品

油皮混油还有夏天用的话可以试试清爽型的,成分一样

当然喜欢有香味的就别入这款啦,真的是无香味,还带一点点说不上的味道

瓶子也很好看

顺便,深乳里有微量的角鲨烷,

科普时间:

角鲨烷(Squalane)是从深海鲨鱼肝脏中提取的角鲨烯经氢化制得一种性能优异的烃类油脂,故又名深海鲨鱼肝油。科学研究发现,角鲨烷是少有的化学稳定性高,使用感极佳的动物油脂,对皮肤有较好的亲和性,不会引起过敏和刺激,并能加速配方中其他活性成分向皮肤中渗透;具有较低的极性和中等的铺展性,且纯净、无色、无异味;还可抑制霉菌的生长。角鲨烷主要存在于鲨鱼肝油中的不皂化部分,少量存在于橄榄油、米糠油麦胚油、酵母及人体脂肪中。

特点

1、无色、无味、无毒、化学惰性、光亮及透明;

2、赋予产品极好而高贵的手感,用后感非常厚实,滋润而不油腻;

3、高度的滋润性和保湿性;

4、抗氧化性热稳定性优异;

5、在宽广的PH范围内有很好的稳定性;

6、为高纯度的碳氢化合物,性价比优秀;

7、与矿物油和大多数护理用品的原料有很好的相容性;

8、用于护发产品中,可增加光亮度及梳理感觉;

9、有抗皱功效,可用于抗皱产品中;

10、有利于防晒剂在油相中均匀的分散开,能增加SPF值,可用于防晒产品中;

11、对皮肤不刺激、不致敏,非常安全,强烈推荐用于婴儿护理用品中;

12、对粉体有优良的分散作用,推荐用于彩妆、唇膏配方中。

以上复制自搜狗百科


给小苏一的生贺/周泽楷x你

人的一生有很多值得记住的日子,比如生日。
小时候是一大群小朋友聚在一起,切蛋糕,唱生日歌。奶油吃到嘴里,甜腻腻的,化不开。
古时女子十二及笄,男子二十弱冠。
当今成人礼,在少年与青年之间。十八岁。
是个还未褪去幻想的青涩,但也多少有几分成熟的年岁。 过了凌晨,2月14,西方白色情人节。同时也是十八岁的苏一迎来的第一天。
苏一让别人叫她苏一,是个漂亮,能让人喜欢上的四川姑娘。
这天有不少人给她送礼物送生贺,她意外的收到一件快递。没有人通知她邮寄了礼物。其实他也在网上买几样东西,但是署名,却使她有瞬间的惊愕。
周泽楷。
这大概是谁给自己的礼物,只是名字写成这样而已。
她并非没有遇到过,自己也曾写过别的。
释然一笑,礼貌的谢过忙碌的快递小哥。边往家走边看着不大的外盒,猜测着。
自家楼道口有人在等候。
时间不早了,天色也有些昏暗。只有看到不太明晰的修长的身影。她觉得有些熟悉,但是脑海里搜寻片刻,仍想不到是谁。便心想是认错了人。却还是留了一分余光。
那人听到脚步声偏过头,对着苏一,轻轻的挑起唇角。
终于能看清,她却怀疑只是幻象。
这个人他熟悉无比,只是方才想错了方向。
在自己的幻想里,一直不曾消失的主角。
周泽楷。
荣耀里无解的枪王。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苏一停下脚步,看着他算的上温和的眼睛。又不自然的低下头。
当然,周泽楷是真实存在的,他就是来找苏一的。
“苏一。”他声音不大,但是苏一听见了。缓缓抬起头,仍有些不可置信。
“生日快乐。”





周泽楷很忙,所以只是短暂说了几句,他就不得不走了。
但是苏一很震惊,更是惊喜。
实在是太大的惊喜。
一直到周泽楷走了很久,她坐在床边,母亲催促她睡觉的时候,仍是活在梦里的飘忽。
这或许就是场梦,但是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那一小盒礼物还静静的放在桌上。
有一张卡片在上面。
one day
we will never have to say goodbye






only goodnight

CIRCUS TROUPE

接前半章

第六章/后





于锋是被前来训练的练习生发现的。现场没有移动的痕迹,基本确定就是第一现场。除了颈上的致命伤,以及飞溅的血滴留下一道难以抹去的痕迹,干涸的血痕已经氧化成铁锈色。

整个室内还残留着血的腥气。

于锋表情温和,不像发生激烈的反抗.双臂弯曲叠加在前胸。

令人不解的是,他是被有规则排布的空白乐谱所环绕。心脏处,有一张引起注意的,有几个小节乐谱。

赶到现场的刑查三组副组长郑轩,饶有兴致的走上前。他带着白手套,轻轻抽出纸张。

命案其实每天层出不穷,但是能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少之又少。很多都是不了了之,但是这一次有些不同寻常。

除了精密的布置,还有就是来自今天凌晨的挑衅邮件。

刑查局的众人向来闲散,平时小打小闹的案件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难度。但这不证明他们没有能力。从没有罪犯敢在行凶之后,明目张胆的挑衅刑查局的权威。

明摆着让刑查局参与,但是喻副局却还是派出了第三小队到达现场。鉴于黄少天的话唠,郑轩打发他去跟工作人员交流,少了耳边的机关枪,他很满意的继续勘查。

意识收回到纸张上,虽然郑轩并不识五线谱,但是背后的内容,引起他的注意。

行云流水的潇洒,白纸黑字却透露出不知名的苍凉。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郑轩从小由祖母带大,而祖母信奉基督教,经常带他去教堂,所以他知道,这句来自《amazing grace》,一首经久不衰的赞美诗。耳边是唱诗班孩子们的天籁之音,他突然想起一些与于锋有关的报道。

于锋虽然是百花总经理,但他也是一个知名歌手。略带沙哑的嗓音,浸在浅浅忧郁当中,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

或许是给离去的人的安魂曲吧。

但自从郑轩工作至今,从未有过如此布置精细的案发现场。犯人像是很享受这个过程。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孙哲平匆匆的走了,张佳乐问他何时回来,却只有关门声回应。看来是真动气了,可别出什么岔子。孙哲平以前脾气并不怎么好,近年来收敛许多,这种样子实属少见。虽然张佳乐只知道于锋出事,孙哲平什么也没说,但张佳乐也好奇,于锋怎么会被盯上。

他还算安分,能力还不错,是孙哲平挺满意的助手,没准百花过几年都会交给他打理。

刚刚从郑轩处录入的搜查资料,张佳乐通过别的渠道获取到手。图片显示,下滑到致命伤的几张。他觉得眼熟。

一击必杀。

熟悉的左手刀痕,他马上想起在哪里见过。

三零一,杨聪。一个将一击必杀用的炉火纯青的杀手。

只是为何是于锋?张佳乐还经常听《amazing grace》,在他看来实属难得的好曲子。为何用它?是迷惑方向,还是有所暗指,有什么更深是寓意?但是既然他能想出是杨聪,十有八九他是被牵连的。一个人如果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断不会用自己擅长并且旁人知晓的方法。据他所知,杨聪不但顾全大局,而且小心谨慎,是不会如此暴露行凶方法的。三零一又是保持不得罪的行事风格,身为队长的他,不会有这种引火上身的鲁莽。

张佳乐喝着热茶,心中疑惑却越发深重。已经隐隐的猜测到于锋不过是意外被害,真正的目标另有其人。

他无奈的摇摇头,揉揉发涩的眼角。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他又懒得出门,于是继续回到床上,看完孙哲平说今天不会来的简讯之后,将手机丢到一旁,梦周公去也。

孙哲平到现场后,除了于锋遗体被移走,其余仍保持原样。虽然发生如此大事,但是为了安定人心,他还是让一切正常运行。

但恐惧和流言无法遏制的开始漫延。

这却只是一个开始.





CIRCUS TROUPE

好久都没更这个我的锅(主cp周翔伞修,副cp双花王喻,其他未定
原本是个小短篇啊脑洞一大什么都收不住的开始挖坑。
双花秀的半章,剩下半章画风急转,一点也不温情
所以分开更
再次说说,文里没有纯粹的对与错,好与坏,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轻易表露的一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但是这才能被称作人。

第六章/前






窗外阳光灿烂,在肃杀的风中留存温吞的气息。
斑驳的光影,昏暗的室内。沉眠的呼吸,轻微的起伏。交织的味道还未完全散去。
张佳乐一惯随意束起的发,柔软的贴在细致的帛纹之上。有几缕悄然滑落,遮不住眉间略显疲惫。但绵长的一吸一呼,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扰他的好梦。
孙哲平已经在书房里,看着窗外的几抹颜色,倒入一杯浅茶。卷曲叶片舒展的清香,窗外的雾霭透过缝隙,徘徊在瓷杯之上。而后便消失不见。
难得的空闲时间,他也愿意一天都在家。最近张佳乐在休假,而他百忙之中也回来享受两人的时光。
清闲自在,耳鬓厮磨。
向来是孙哲平忙,张佳乐更忙。一天到晚,半夜回来,早上起来他还在沉眠。身为大红人,不少人都对他怀有爱慕之情,张佳乐却偏偏发现不了,导致孙哲平每天都在酸死人的醋味中艰难度过。
还得装淡定一不小心把张佳乐惹了,后果更严重。
当年认识张佳乐本是巧合,却没想到已经纠缠了这么多年。
原本两人是隔壁邻居,张佳乐是影后的私生子,孙哲平是传统的继承人。两人都叛逆家中的安排,所以都悄悄的离开家,为了自己的梦想。有次张佳乐喝多敲错门,才算是真正认识。
两个都渴求爱的人,自然而然的就越来越近。
后来张佳乐名声大噪,而孙哲平则靠他敏锐的商业头脑,一举创办了百花。一个在台前,一个在幕后,相得益彰。
两人都成功到别人不敢指手画脚。







坐回办公椅,孙哲平放下瓷杯,随意的转起签字笔。桌上不算整齐的叠着几沓文件,还有两三本夹着书签的书。他却无心关注。
两人好不容易时间对上,他昨天特地订了新鲜的蔬菜肉类,要亲自下厨,喂饱张佳乐有点挑剔的胃。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到厨房收拾东西,决定饭做好再叫张佳乐起床。
大概是真的饿了,闻着饭香,一向爱赖床的张佳乐迅速从床上翻身坐起来,套了衣服洗漱完,却还是打着哈气从房间里出来,直径走到桌旁坐下。
他走路轻,再加上行动缓慢,孙哲平端着汤出来,才看到仍有些迷糊的他。“早啊,大孙!”张佳乐眼睛发光的看着他——手里端的汤,浓香四溢,他迫不及待的吞了吞口水。“小馋猫,洗漱了么就来吃饭。”张佳乐点点头,接过孙哲平递过来的筷子,就顾上吃了。他很久都没吃到孙哲平做的饭,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好。边感叹边往嘴里塞,孙哲平又是递纸又是递汤,绅士十足。吃饱喝足,又开始犯困。不过他还是跟平常一样打开手机,以防错过什么重要事情。大致浏览了一下,然后将手机推到正在收拾的孙哲平面前。
孙哲平一惊,丢下手中的活,连忙去书房寻到自己的手机。静音状态,十六通未接来电,三十一条短信。正准备点开,又有电话打进。
张佳乐慢慢悠悠的跟来,看到他眼中的浓黑散开,上前扶住他的肩膀。孙哲平能如此失态,并非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只是事发太过突然,连张佳乐都没有预料到。









于锋死了。

vdl+Pantone2016限定眼影盘

612  很浅的偏咖色
663  大片闪的银色,感觉亮片有点粗
13-1520  微粉色珠光
15-3919  肥肠清新的蓝色,哑光
712  木瓜橙,哑光
169  浅的基本没颜色的桔色珠光
2342  看似很深其实并没有的浅棕(吧
2041  温柔的酒红色,哑光
205  鲜亮的西瓜红,颜色非常讨喜
7521  咖色,珠光
7523  哑光深棕,上眼没有手臂试色重
7523  大地色(

粉质糯软上色不容易涂重,自带刷子不好用
基本没有飞粉
两个红色非常美腻,蓝色也出乎意料的很好看
试色皆为手指涂抹两遍
总体适合日常!外壳能满足我外貌协会的要求,高大上
赶快买买买

泪莲【楼诚/前世今生】

来自一个突然有脑洞一天就码完已死的文渣(
楼诚/前世今生/ooc严重,慎点!!!
提前说元旦快乐(⊙v⊙)





我是莲,是三途河畔残缺的灵魂。
孟婆婆把我养大,她告诉我,我是出生在离地府最近的河里,在一朵莲花中,未经人事就来到这里。
因为残缺,我不能踏上轮回,我只能徘徊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孟婆婆担忧我,给我找了个养花的差事。
在有光线的时候,将河水洒在花丛中。在有路过的灵魂时,釆下一朵别在他们的衣襟上。
我学得很快。也会用婆婆教我的方法去记住灵魂的个数。 数不清的时候,似乎很多年就过去了。
我开始随着一位神君办事。
去人间处理私改命格的事务。
这位神君尊名很长。
我叫他言成,从来不叫尊名。
他也不恼,带着淡笑,面容请俊。
素底的衣袖,不像地府之人,倒是如同高高在上的神仙。甚至比那些来过地府办事的神仙,还要高贵。
他其实不常笑,尤其是在人间,目睹死别的时候。
我觉得他有故事。 看过那么多游走离去的灵魂,我能分辨出,不同的神采。
我不问,他不说。
也就这样过了许久。
前段时间很清闲,我也不喜欢在人间,那里太过虚无而毫无依靠。
所以就在河畔静静的望着渡河的灵魂,望着言成离去又归来,和他扬起的衣袂。
能看到他深锁的眉头,和满眼的绝望。
他不快乐。
我却一句安慰也无从说出口。
有天,他回来,不是步履匆匆,却是摇摇晃晃,眼中迷蒙。
忽然间,脆弱的不堪一击。
我扶住他,听他嘴里呢喃些什么,却不清晰。
百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如此落魄,孟婆婆却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嘱咐我将他安置回住处,回来时,排队的灵魂没有了,她也放下了手中的碗。
我知道,她要给我讲故事了。
已经是上千年前的过往。
在言成还执掌神印,年少轻狂的岁月。




言成是上尊最得意的弟子。
在天界,神的位次在仙之前,除了天帝以外,上尊便是最厉害,也是最无情的神。
言成本是出生就有神格的奇才,再加上他十分的聪明,仅仅修炼百年,就拿到了神器。
上尊器重他,但念在他毕竟太过年轻,做事不够沉稳,就假意训罚,让他到天帝手下历练。
言成性子不好,又被捧惯了,自然吃了不少苦头。
天帝也疼惜他,没有明目去安慰,而是派了自己的嫡传弟子去关照,给他一些帮助。
这个人就是林侵晓。
他是与言成齐名的奇才,但不同的是,他为人低调,不张不露。
却也是同样的年轻。
言成起先并不知他是谁。
他是知道林侵晓,但向来讨厌束缚的他,不参加宴会,私底下又被上尊管着不让外出,见的人着实有限。
林侵晓也是有些好奇言成的。
几次接触,他莫名的想要宠着他,给他最好的。
静静的接受他的喜悦,任由他拥抱自己。
任由他,不愿离开自己身边。
他们关系好的令人艳羡,甚至两人约好,一个成为天帝,一个成为上尊,要一直不分开。
其实他们都未曾发觉,心底早已变化的情感。
言成直率,对林侵晓无话不讲。他依赖他,离不开他。
林侵晓温柔,早已习惯为言成收拾残局,为他辩解,宠着他,护着他。
终于到了不可回头的地步。
但两人坦然,他们早已不分彼此,亲密无间。或许两人早已将对方,融入到自己骨血。


好景不长。


上尊无意撞见了两人的秘密。
言成当场就被强制带回,锁在地牢。
上尊和天帝的怒火,林侵晓选择一人承担。
他知道骄傲的言成有多脆弱,他不希望言成被伤害,被人耻笑看不起。
他揽过一切责任。
言成还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时,林侵晓已被夺取神格,贬谪为人,生生世世,活不过三十岁。
事情就这样平息了,处决也被隐藏起来。
言成终于重获自由,当他诧异的去找林侵晓时,他是快乐而惊喜的。他可以见到林侵晓了,这些日子,他的思念是让他理智的唯一理由。
天却塌了。
他不再骄傲,他只剩下麻木。
将禁令一条条触犯,只是因为没人告诉他,林侵晓去了哪里,是何现况。
上尊再怎样惩罚也无动于衷,他的心神早已随着林侵晓走了。
天帝和上尊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放出的命令也不可能收回。但是他们都失去了最喜欢的孩子。
一个永世不归,一个心神俱失。
上尊心软,言成是他看着长大的,自己就跟他的父神一样。他告诉言成去地府,或许能寻到林侵晓。
言成就离开天界,成了地府的神君,在地府和人间,找寻着爱人。
茫茫人海,谈何容易。
多少世轮回,林侵晓或许早已抹去浅淡的记忆。
而至始至终,上尊都没有告诉他,林侵晓世世活不过三十岁。
他痴痴的找着,又绝望着。
千年来,毫无音信。
他磨去尖利,变得沉默,不再相信任何人。
而因为我的特殊,他接纳了我。



孟婆婆讲完,就又开始手头的工作,不理我的询问。
偏过的脸,我看不到她的神情。
我知道她现在任何也不会再说了。
河中有顺流而下的莲花灯。
摇曳的烛火,点亮蜿蜒的河路。
莹莹火光,是世人对离人的怀念和不舍,就像泪光。
我心疼言成。
林侵晓被贬为人,逃不开轮回,又寿命无几。
但他终究是忘了一切的那个但言成却在永世的轮回中,在记忆与现实中彷徨。
遥远的,是安魂曲的平静。我觉眼中酸涩,心中之感难以言说。
我因残缺而没有梦境。
白无常说过,我的第一个梦一定会成真可我梦到的是言成离开时决绝的背影。
消瘦,单薄。
他清醒之后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外表。我跟在他身后,不露声色的同他找寻。
任这场梦在每一个午夜浮现,而我只能困顿在原地。




人世似乎变迁飞速。
言成不再穿白衣,而是换上了西装革履。头发却还是简单的,用一根发绳束起。
他会给我带来漂亮的外套,顺着我半长不短的头发。
但是我们是不能在人类面前显形的,也不能插手人类的生死和祸福。
神君和执法人,都是不属于人世的轮转规则。
但是他却救了一个人类孩子,在一场意外的爆炸中。
那个孩子叫明楼。
言成说,他找到了林侵晓。
翻阅命格簿时,他沉默了许久。
这孩子生来多灾多难,几度流离,寿命不长。



他走了。
也还记得向我道别。
他用神格,来换生生世世的相守。
“言成,留下发绳,给我束发用吧。”让我还有东西去记得你。
几百年间,我的头发长得和他的一样长。
他笑了。
亲手给我束发,之后轻快的离开了。
从此,我和他束一样的发,穿着素底长衣。
因由他留下的神器,我的灵魂得以完整,成为一名修习的神。也继承了他的职务。
但我没忘记,窥探他的今生。
他转世,重生,是明家仆人的孩子。
他叫阿诚。
而孟婆婆,终于告诉了我想知道的剩下部分。
她以前也不属于地府,她是一个爱慕言成的,天帝的私生女,同时也是上尊的弟子。
当年林侵晓的神格由她暂时保管,所以她才知道的比常人深刻的多。
她也是怨的,但她更希望言成幸福。
林侵晓之所以受此重罚,不但是因为他与言成。事实上他也是玄女已定的夫婿,却爱上了别人,毁了婚约。
玄女是天帝最宠的女儿,能娶她那是可望不可即。
但是林侵晓却拒绝了。
玄女善妒,不但在天帝面前哭的凄婉,还在林侵晓面前挑拨,妄图让他忘掉言成,回到自己身边。
林侵晓没有妥协,甚至他请求天帝更重的责罚,最决绝的离开。
玄女不可改变命令,但终究还是痴情人,选择随林侵晓一起,坠入轮回,生生世世都在他左右。
这一世,她叫汪曼春。
生的妖娆多姿,与明楼郎才女貌。
只可惜,阿诚已经陪伴明楼多年。
从阿诚的养母那里把他抱回明家,明楼亲自把他养大。
教他写字,给他温暖。
他们都不没有了还是神君时的记忆。
但是又与千年前何其相似。
相遇,相爱,不知不觉间。
我衷心祝福他们。
我希望他们一时平安,不再分离。




孟婆婆离开了。
她回到天界,临走前交给我一枚小珠。
我成了一个人,但我不孤独。
人间战火纷飞,但言成好林侵晓还在坚守。
即使生死也不能将他们下次分开。
我私用权利,保护两人性命无忧。
后来玄女先来到地府。
她披头散发,狼狈而惊愕。
她是美的,本就是天界最尊贵的女子。
但她的眼神,却比地狱的牢犯还要恶毒。
我却还是有些怜悯她。
她不过是个为情的苦情人,只是用错了方法。
她不肯渡过三途河,呼喊着天帝。
声音凄厉,回荡不绝。
她终究还是悔了。为情抛去身份地位,却什么也没有得到。林侵晓世世与她相遇,甚至有几世娶她为妻。
但从没真心爱过。一次也没有。



孟婆婆回来了。
她褪去苍老的容颜,生的清冷孤傲。
幸得笑容还是温暖依旧,我认出是她。
她是来带走玄女的,天帝还是可怜自己的孩子。
却没有防住最后的恶毒。
玄女用所有,诅咒言成永世不能再见林侵晓。
孟婆婆恢复神位,无法亲临人间。我急忙赶去。
阿诚已落入敌手,重刑重压,危在旦夕。
我眼睁睁看他昏迷着,被带到偏僻的木屋。
他在昏迷中紧皱眉头,我束手无策。
我没有能改变玄女诅咒的足够强大的力量。
那颗小珠发散着柔和的光芒,明楼来了。
他看不到我,但是他看得到火光冲天。
肆虐的火焰阻隔去路,他拥抱住阿诚,一派安然。
冥冥中早已注定,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我将发绳轻轻拆下,放到言成的衣兜里。
凭借小珠,我可以暂时借用林侵晓的部分力量。
只是会魂飞魄散罢了。
在火焰渐渐变小,我即将消失的时候,突然忆起一些事情。
原本我是林侵晓被贬为人,去往地府时,落下的一滴泪。
怪不得我会对言成那般亲近,怪不得孟婆婆说迫不得已时,我可以拥有林侵晓的力量。
随身的神器唤醒了阿诚的记忆,而那枚小珠,我的元神,带着林侵晓的所有故事。
言成流泪了,为我。
一切都值得。
我静默的闭上眼,任虚无吞噬。
肩上的担,心中的涩,都已不见。


我是莲,是神君林侵晓的眼泪,一直爱着神君言成。
是因为林侵晓的执着,或是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因林侵晓,有了命格。我因言成,得以完整。




人世路漫长,愿他们共度风雨,回归家园。

周翔/【告白】

 本篇是前两篇【礼物和等待】 的结局啦,不出意料当然的告白x双暗恋前期蛮苦的不过周翔就是要甜死!本来还想想圣诞再有个啥甜一下,留着自己脑补吧hhhhh终于填完了这个短篇,还是衣裳宝贝的催稿让我来更= ̄ω ̄=没想到我也会过上这种没脑洞的生活,主要考试太催命【die
还是会有ooc看官们见谅!之后还会改啊我已经改了两三遍还是不太满意!有什么好意见欢迎留言。最后!各位圣诞快乐,平安夜我也就吃吃自己的苹果x




  周泽楷笑着,比任何时候表露出的情感都要浓重。
  他回抱着孙翔,嗅着他发间阳光的味道。
  冰冷的空气被温暖所取代,是他想象了很久的温度。
  可以无畏的感触。
  贴在他的脸侧,在他耳畔低语。
  如微风拂过,荡漾起波纹。
  孙翔怔愣,大脑死机,一动不动。
  周泽楷揉着他凌乱的发尾,绒绒的富有手感。
  只是屋外是在寒冷,他后退一步,将人拉进屋。
  孙翔还顺手带上门,惹得周泽楷笑意更甚。
  指着鞋柜让孙翔自己取拖鞋,转身去厨房,冲了两杯热可可。孙翔听话的取出来穿上,之后木木的脱下外套做到沙发上。
  柔软的坐垫,和从冻僵的指尖蔓延的温度。
  似乎现在只是在飞机上的一段梦境,醒来时窗外依然是孤高的浮云,和荒芜的空寂。
  玻璃杯塞到手中,蒸腾的烟气有香甜的气息。
  入口是更加香浓的味道。
  总算是重启的思绪,孙翔仍沉浸在不真实的大悲大喜交集之中。
  周泽楷有些担忧,他凝视着孙翔。
  虽然很在乎,但若是他无法接受,也希望他幸福。
  孙翔猛然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偏头,盯着坐在身旁的周泽楷。
  茶几上的两只杯子,倒映着相似的形影。
  眼中神情是多么笃定,就如同自己所期盼的那样。
  伸手搂住孙翔的颈后,在他不解猝不及防的时候。
  一个轻柔的吻。
  有着可可的香甜和迷人的气息。
  静止的时刻,停滞的呼吸。
  和不能移目的黑色瞳孔。
  我是多么在乎你。
  心中已经了然,却也突生感动。孙翔恶狠狠的回吻回去,在周泽楷的惊愕中得意的挑眉。
   真是舍不得的礼物。周泽楷不由感慨。那么就慢慢的拆开包装也挺好。
   随后抢回了主动权。
   长夜漫漫。
  

  时间很快,比赛日程也很紧张。
  孙翔的生日也已经到来。
   12月2号,早就准备好的周泽楷,在一天的训练结束,要吃晚饭的时候,把孙翔领走了。
   孙翔不明所以然就被拐走。除了迷茫的剩下几个,只有江波涛满含深意的让他一路走好。
   车是周泽楷的车,黑色的梅赛德斯。流畅的曲线,倒映的身影。
   孙翔也坐过三四次。不过是在后排,靠司机的那边。
   轻车熟路的坐上副驾驶,周泽楷细心的提醒他系好安全带。线路他不熟,而对于时常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人来说,走着走着连在哪个方位也说不清了。
   孙翔挺想问的,但是这样显得自己似乎有点傻,将外套折起来和围巾一起放到腿上,就默默地侧头看向窗外。
   光影交错,画面斑驳。一切寂寥喧嚣仿佛隔绝于车外。
   音响中流出的缓调歌,似乎把时间拉长到足以让人停驻。如同春日午后的阳光,眯起眼睛就能感受到。
   暖气很足,驱散了冬日的阴寒。水雾漫上,就伸手在车窗上涂涂画画打发时间。周泽楷抽空看看,忍俊不禁的转回来。孙翔的涂鸦是在是不怎么好看,还非常没有创意。什么简笔画的房子和树,房子还有烟囱在冒烟。
   车窗花了,无奈之下只好取出手机玩着小游戏,忍不住无聊带来的困意。连连打着哈欠,眼中也有些模糊不清。
   距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周泽楷让他先睡一觉也可以。
   垫子贴到车窗上,这样就不凉了。迷迷糊糊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均匀的呼吸融入歌中沙哑的嗓音,融入静脉的流动。
   这时他是属于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已经足以。

   从黑暗中突醒,揉了揉模糊的眼睛。
   孙翔发觉车内没有人,而窗外似乎是一个独立的小院。
   赶忙从车上下来。周围一片静寂,带着远山的气息。
   眼前有个二层的小别墅,白色的外墙在柔和的光线的同化下,也温和了不少。大门开着,只是看不清里头的摆设,只有暖黄的光发散出暖意。
   心中满怀着疑惑和好奇,孙翔一步步走到门口。
   周泽楷已经等候多时了。
   换上了西服,准备了一场告白。一场他准备了很久的,只为一个人。
   这就是曾经梦中的场景。
   整整一面墙上,全部都是孙翔的照片。
   是如何收集到,孙翔也不敢想象。不论是代言,或者是日常。有很多他自己都不曾见过。
   究竟是怎样的毅力才能如此,他终于全部明白周泽楷的心意了。是和自己一样的,对对方的在乎。
   那种不由自主的感慨,都将化作往事成为记忆。
   多少日夜,曾经迷茫。
   如今终能开始。
   前方荆棘丛生,乱石粗砾。可愿一同前行?
  

   小后记:
翔翔问楷楷:为什么以前我坐你车的时候要坐你后面啊。
楷楷:视野好
翔翔:啊?什么叫视野好?
楷楷笑而不语,顺便堵上了翔翔的嘴。
不会告诉你这样可以透过后视镜看到你。
你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你在我身边。
那段记忆,只愿时光记得。